如何从教育角度来定义3D打印这门技术?(下)

【如何教会孩子玩转3D打印100讲】第二讲

 

本篇文章我们继续来探讨“什么是3D打印技术”这个概念。之前我陈述了扮演不同角色的人对于3D打印技术的看法,那么下半部分我们从“在什么情境下应用这门技术”和“谁才是这门技术的使用者”的角度进一步进行解构。

到底在什么情境下应用这门技术呢?其实这方面介绍的书籍非常之多,著名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 安德森著作的《创客》还有里恪 史密斯《大颠覆:从3D打印到3D制造》等等,还有好多这类的书籍,他们要么是学者,要么是3D打印数字制造技术的从业人员,而他们撰写的内容多半是从科普或者是通识层面的讲解,对于完全不了解这方面内容的人来说就是听上去新鲜而已,没有产生与我们之间每一个个体的关系,更不可能促使孩子对这门技术产生多大兴趣。

 

这个问题其实应该换一种问法:3D打印这门技术跟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孩子有什么关系?

来,我们先看看下面这个作品,没错!就是现在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植物大战僵尸”,这件作品呢完全是用桌面级FDM3D打印技术制作而成,而且是两位来自5-6年纪小朋友的作品,当然为了好看,我们最后的美术老师协助把颜色涂抹均匀。Who care,孩子们喜欢,纷纷钟产生共鸣。

来,我们再看一幅作品。重返“侏罗纪公园”3D打印的作品,没错同样是孩子们的作品,只不过这是30多位小盆友5天夏令营的杰作,左下角那张图是过程图片。

估计如果我不放出过程图你也许看不出这是3D打印的作品吧。这样的主题应该是所有孩子们所疯狂痴迷的内容,估计家长们也会被这样的主题抓住眼球,其实这就是结合孩子们喜欢的主题展开对于3D打印科技知识的渗透,这才是关键,至于什么3D打印在航天中的应用、在食品中的应用、在医疗领域的应用,那还不是一节课一个主题的事情么,只不过要带上“职业体验”的帽子,让所有人真正参与其中,这样他们和3D打印技术产生了关系,至于如何的运用3D打印技术应该不是你提出问题他们回答这么简单了。小结一下:产生兴趣,引导兴趣向动手转移,最后达到手脑并用、提升学习和探索的精神,这才是这一个问题解答的核心要素,重在职业体验的大帽子下找到与3D打印技术的关系上。

 

现在再来回答“谁才是这门技术的使用者”这个问题就更容易了。在回答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关键词是“关系”,我的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感觉有点跑题,不是说在什么情景下使用3D打印技术么,怎么就跑到游戏和恐龙上去了?那是因为我在针对回答对象的孩子,是家庭,是教师,这些都是我这个专栏所要解答问题的对象,不是工程师、设计师职场人士,自然我要用尽可能少的话语、尽可能快的时间让我的阐述对象听的明白呀。3D打印的大飞机是厉害,3D打印心脏瓣膜是先进,拜托!现场谁能看得到?看到了第一时间能产生和孩子们的共鸣么?

 

在我们这个专栏【如何教会孩子玩转3D打印100讲】里面,面对的对象是孩子、家长、老师、教育工作者、甚至是商业教育企业用户,SO,总而言之都是要从内容出发的,不要仅从3D打印技术来讲技术,这样的内容没有温度,没有温度的文章也好、课堂也罢是不会有好的效果的。

 

另外,我们真正的目的是最终要让我们的教学对象使用3D打印技术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自己成了技术专家,不停的订制作品,我的教学课堂也不是我的“一言堂”,而是看上去有序的乱糟糟。一旦你从“我能”的境界转变成“你也能”的境界,你就切换你的视角,把真正3D打印技术的使用者从“我”切换到“孩子”,从而真正引导他们来制作,而当完成一件作品的过程时,你就会体验到3D打印对于孩子的大脑开发有着多么大的启发作用,也真正体会到贝勒老师撰写这个专题的初衷。

 

好啦,我们来总结一下,如何定义3D打印技术,我们通过三个方面展开的,第一,我们从孩子和以孩子为抚育对象的成人或企业为出发点,重新定义了3D打印这门技术;第二,我们通过主题引导方式加大了孩子们对于3D打印技术的兴趣,产生了人与技术的应用关系;第三,我们特别强调了3D打印技术的使用者这一身份,从“我能”转变成“你也能”上。

 

希望你与我留言,让我能更好的表达我对于3D打印教育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