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显摆的小松叔

小松叔的头像
627
2018-1-14

崔炳松(小松叔叔) | 海洋地质硕士

我接触博物馆比较偶然,05年开始做教育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她们经常在博物馆里搞活动,也就是给大家做知识讲解、带大家做一些相关的互动活动。看着挺有意思,也想自己搞着玩玩。因为本身是学地质的,正好北京有家地质博物馆,也就拿它开刀了。

▲第一次给大家讲博物馆

起步还是挺辛苦了,收集资料、整理思路,幸亏还有一个课程设计方面的牛人手把手指导,方案才勉强出炉。话说这牛人是谁呢?就是万人敬仰的詹老师啊!(詹娜)一开始站在大家面前讲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之后才慢慢兴奋起来。竟然发现:自己在这事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也更加确定了这人确实有爱显摆的特性。

 

最得意的事

最得意的事要数在地质博物馆做了两年的公益活动,2016年30场,2017年20场,期间也发生过很多有意思的事。印象深刻的一次,有个叫皮皮的五岁小男孩,第二次来参加我活动的时候,竟然奶声奶气地说出“火山碎屑流”几个字。

▲四岁小伙子:“我听不懂,但是我爱听。”

▲一个小姑娘听完我讲座回家在黑板上写了我的名字拍给我

凡是能显摆的地方都喜欢去,比如进校园讲座,地质、古生物、故宫、孔庙国子监各种主题。

也有人问过我:“你为什么要去讲?(他们知道我很多时候都是免费义务劳动)”,我总会这样说:“小朋友们那谄媚的小眼神,让你心都化掉。”

当然还有讲完之后和大家合影的那一刻,不要太嘚瑟。

 

 

我对于博物馆活动的一些看法

做了不少活动,我也经常考虑做这些的意义是什么。孩子来参加活动,到底能收获些什么?下面的这些文字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博物馆活动中的讲师大概分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名词解释 的境界:讲师可以就展品把一些相关的知识讲清楚。

在讲解的过程中,他们能用孩子们的语言和孩子们易于接受的表达方式,也能把展品相关的知识和孩子们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甚至加入相关的故事、时事,引起孩子们的兴趣。

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好奇心可以获得满足,也可以获得相关的知识,但比较零散。比如,海百合是动物,不是植物;三叶虫有一条轴叶和两个肋叶。

第二重境界思维引导 的境界:讲师不局限于单个展品,而是有自己要表达的主题,各种展品为讲师要表达的主题服务。

讲解的过程中,知识本身有所弱化,更多的会启发大家去思考知识背后的一些规律或者原理,或者某些结论得出的过程,往往还会含有一些科学史或者哲学方面的内容。

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经常被鼓励去主动思考,而不是被动接受,不仅要认识某个结论,还要去探讨某个结论得出的过程。在获得知识的同时,思维也得到一定的训练。孩子们也可能会对某个学科产生新的认识,学习方法、思维方式,都可能受到影响。这些讲师甚至可以帮助孩子们形成自己的判断力。

比如,三叶虫为对抗捕食者进化出各种各样的本领,是不是和一些现代生物对抗天敌的手段很相似呢?这就是生物对于环境的适应,也反映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原则。

再比如,什么是地震?讲师可能会把人们认识地震的过程讲给大家,让大家不仅对于地震有了认识,也对人们认识事物的过程有了了解,这便是科学史的因素。我每次讲到地震逃生中的安全三角时,都要把这个结论得出的过程讲给孩子们,孩子们一下就可以指出这个过程中的漏洞,从而推翻安全三角理论。了解些科学史,民科可能很难骗倒你;去追寻结论得出的过程,可能就不会去买盐来防辐射。(加入了很多“可能”,因为教学实在不是讲师一个人的事,教学相长,是需要讲师和学生一起来完成的。)

 

第三重境界价值引导 的境界:这个境界的讲师可以影响孩子们的价值判断,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知善知恶,塑造孩子们正确的价值观。

这个境界我还达不到,所以只能写个大概了。期待有一天,我让它完善起来。

也许有人要说,你只是给孩子讲讲博物馆而已,这些是不是有点过头了。我只能说,无论哪个行当里边,应该都有精益求精,以期达到更高境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