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与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

刺猬君的头像
365
2018-6-18

以下是ICE教育者社区微信群的在线讨论记录:

 

20:20

我们今晚开始聊一聊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和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这个话题吧

作为一名学校老师、机构管理者、机构老师、教育创新实践者、外行从业者,你们愿不愿意分享一下自己加入ICE教育者社区、希望与更多教育者连接的具体原因呀?

 

A20:25

自我驱动力,正视差距,与高手们学习过招是我的乐趣[捂脸]

喜欢受虐,受刺激,才有passion

马洛斯的层次需求理论,实现自我价值是我的内在驱动力

 

20:31

有个问题,我们河南人多,学校班级人数也多,我们市直小学一班70个人很普遍,大班教学课堂秩序是一大压力啊。有遇到类似情况的吗?

加入这里的原因是为了交流学习,本身呢人都有分享的欲望,也有需求,相互分享,也就相互学习了,所以就加入了

 

20:35

我们学校想探索学校和社会组织的融合双赢模式

 

20:35

我的主要目的是:因为本身在大学,所以想要尝试大学里的学科学习及很多规范化的方法论向下延伸,而对于目前国内外中小学的学习前沿、中小学学习理论及建构心理学我是比较陌生的,所以想多接触专业人士,多多学习,多多了解。

 

小闹 20:36

我作为一个外行业者,在接触这么多学校之后,觉得大部分不是名校的学校普遍存在,什么是创客教育?什么是steam教育?他们会单纯的以为某一部分板块就是这些教育。第二个 就是如何持续性的提供支持。而不是面子工程。

 

20:39

想问一下各位机构的大佬,大家现在的目标受众是不是普遍定位中高端~~~对于连接一线(普通老师/基层学校/大众家长),大家出于自己的角度有什么样的顾虑或思考~~

 

20:39

我在体制内呆过,深切感受到教师惰性生成的过程,课程教过一遍之后,也就是带过一轮之后,经验就成为其以后工作的主要资源。任所有的新政策、新理念都进入不了他们的内心。

如果说有,可能是为了评职称做的公开课、写的议论文。我这么说可能有些片面。

 

20:40

很普遍啊,所以学校的计算机课就交给我们上了,我们普及编程

 

20:42

从体制一线教师,到专业学者,到机构从业者如果想要连接,需要找到一个点,一个大家都可以去深入做的点。一线老师受课堂,受本职工作的约束,很多理念施展不开,校外是个很好的补充。我们不能去要求校外课堂做和校内课堂一样的事情。同样,,学者,研究者,是做引领性的工作。不可能去体会一线教师的压力和需求。他们只是做引领,给你看到光。但如何去向着光前进,以什么速度前进,受制于现实的因素。而往往我们看到的现实是三者的割裂。

 

20:42

很希望大佬们能站在自己的角度泼泼冷水,带给我们一些双向思考[偷笑]@邓豪 | dreamook @Tony @伟伟

 

20:43

大部分的一线教师,在出师范类大学之前没有充足的实践经验。即便是实践也是走过场。考取教师的新人,基本不会有师傅式的人物带领他们摸索规律。所以直到现在90后成为教学主力后,他们实践的教学思路、理念、方法可能是对自己小学初高中教师的模仿。也可以简单的说,一个新教师只是教过他的小学初中高中教师残留记忆的叠加。

 

20:44

其实你们看到很多学者的文章,真的只是一种摸索,不是定论,但一味要求一线的教育去追,是不客观的。

我个人觉得,校外可以是创新的施展大空间,校内是校外课堂实践后再往课内做深入发展。体制内的老师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累很多很多。

 

20:46

我们小时候那么负责的老师没有了。体制内的老师反应,上课不累,学校事务累。

 

20:47

我回老家四川绵阳了,正在绵阳师范学院的支持下,成立一个项目制学习研究所,看看能不能为地方师范学生做点什么?

 

20:47

其实stem流行这么多年,在学术界都还是不成熟的,就想搬到课堂上,成熟的开课,真的是悲哀

 

20:47

体制内老师会受制于很多学校的条条框框,上课本身不是劳累的本体,主要老师也没有太多的精力

 

小闹 20:47

@刺猬 不是定位中高端。而是在这部分人群里 孩子上好学校的机会更高一点。所以这种新理念更快得到推广或者说尝试。 学校老师大部分既要获得学校上层的支持,又要带那么多班,其他琐事也很多。还要自我学习。基本上都是分身无术。社会上的话 没有一个标准,或者说大家都在摸索定位 方向问题。 家长就更是,先看先了解 看孩子喜不喜欢。再说要不要深入学习。

 

20:47

对,各种事务

新的教育理念不适合在校内大面积推广,不成熟啊

有时候你们看到的所谓高大上的文章,真的可能只是翻译稿,连作者本人都没自己亲自去国外真的看过,国内这种翻译的不要太多

 

20:50

我以前是体制内教师,现在机构做教研。

其实内心还是把自己看成一位教师。

或者说我还想回到学校

出来也只是暂时的,想多了解机构和社会

 

20:51

@詹娜-Miss NaNa

 

20:51

既然是连接,大家各种角色的观点都很有价值[亲亲]

 

20:51

我年前在烟台做了一次教育新名词的沙龙分享一些教育新名词,已经流行很多年的STEM竟然几乎没有听说过

 

20:51

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是师生比例的问题 像项目制学习的教学手法 如果一个老师带40多人的班级 是没有办法对学生进行一一指导的 更何况说现在学校老师除了学校本身杂碎的事务 还有繁重的教学任务

 

20:51

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和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 

针对这个问题,先从目标开始说,目标是为学生提供真实、专业、多样的学习经历

在这个目标下这三者各有特点:

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对学生的了解很透彻,对该阶段教材内容与国家课标熟悉,但对行业了解不深,对前沿的教育理论理解也可能不透。

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提供多样化的教学内容、形式或技术上的创新,但对体制内的教育环境不太熟悉。

行业专业人士:具备行业前沿,行业实际情况,行业专业技能与知识,但对如何教,不太了解。

其中一种方式:他们之间可以理解为从行业到课堂之间一层一层的转化。即行业专业人士提供专业内容,体制外教育实践,转化为半成品的课,经与体制内的一线教育者磨合,再设计成适合体制内的课,由体制内的教师传达给学生。

 

20:52

我是初中的信息技术老师,学校领导非常重视创客,非常想让老师自己开发课程。但是有一个问题,首先老师们都有自己的课程,现在正值课改、考改、教改的阶段,老师们所有的课,都需要重新设计,所以没有老师能真正的进行创客课程的设计。所以就需要依托校外机构、公司,但是这些地方的老师,不会教课,对于课堂管理很差,对于引入这些的课堂环节,也不是很关注,通常是公司有课,所有的老师都按照模式上,但是效果也很不好。所以其实现在的问题是

1:学校体制内的老师会上课,却没有时间备创客的课程,或者是不会设计这样的课程;

2:公司的人有创客课程,但是课程不是会根据每个学校进行课程的更改,公司的人授课也并不是很专业

 

20:52

两人搭配做教学设计呢!?

 

20:53

假如社区第一点被打动的是看了娜娜和刺猬收集的资料,对从乡下的我而言很有借鉴价值

 

20:53

中国在创客教育或者stem教育领域人才积累都没做好,所以慢慢长路

 

20:53

刺猬君窜访了一些机构,好多机构做的课程都很棒,有时候并不一定非要学校通过项目花大价钱引进或者专门设置一个课程才能用到。要解决的问题可能一是信息对称,机构愿意以某种非项目式的也不一定纯公益的形式将自己一些非核心的课程更大范围的传播出去,双方的利益都能顾及到。

 

20:53

公办学校还好 我这边接触的很多都是民办学校的老师 教学任务更加繁重 基本每个星期有4天都是满课 中午还要看孩子午休 老师自己都没有时间休整自己 哪有时间和空间学习新的教学方法

 

20:53

是呀,不同背景的人坐在一起做教学设计,方便互通有无

 

20:54

你不能要求一个学物理的上来就会stem,因为分科教育到的本身,还没培养足够的师资或者人才

 

20:54

@陈小陈 我同意您说的STEM其实在国内还不够落地,大家也都还在尝试和探索的阶段

 

20:54

然后我为什么要加入社区,1:我是娜娜老师的粉丝哈哈哈,娜娜老师给我打开了授课、开发课程的新大门;2:迫切的希望通过社区能逼着自己学习一些方法并应用到课程之中

 

20:55

我也同意 我觉得其实可以做一些小规模的尝试和落地

 

20:55

中国的教育现在在追着风走

 

20:55

STEM这套东西,现在和别人聊起,几乎碰到的人都还是异口同声的说:哦你说编程啊。大家对这个概念的定义都还没有了解得很透彻

 

20:55

现在的问题是机构要考虑产品化和商业化~~如果连接了,传播了,没赚到钱,自己的核心产品又暴露给了竞争对手,可能大家都会有顾虑。

有没有一条光明的道路呢[捂脸]

 

20:55

我自己越做stem越谨慎

我现在都是小规模做,慢慢探索,慢慢摸索

学校能够把科学课上好,就已经很好了,真的

中国的科学课已经是一言难尽了,今年终于有科学教育的学硕了。连人才培养都没成熟,这个领域怎么成熟

 

20:56

学校老师、领导的信息其实是比较闭塞的,找到相适应的资源其实是有难度的

 

20:57

产品化我倒不担心,国人做产品的思维还是很成熟的。但产品之后的内容,其实教研团队本身对核心内容的认知包括实践程度其实是非常有挑战的

 

20:57

落地实践,师资很重要,可惜好的师资太少。

 

20:57

科学课也都是学校其他科目兼职科学课的老师呢o(╥╥)o

 

20:57

我们学校做创客最大的困难是缺少资金

 

20:58

缺少资金有缺少资金的办法,娜娜老师可以推荐很多哈哈,缺少资金那就先上类似设计思维的那种课程

 

20:58

其实机构的课,在学校中不断实践教研后,变得更好的概率比机构闭门造车中变得更好的概率高许多。对机构和学校来说是双赢的

 

20:58

我我是觉得咱们的教师培养体系真的需要多向国外一些好的教育体系学习。尤其是学徒制的那种培养

 

20:59

如果能够形成一种链接,学者指引方向,提供理论指导,并能磨出一个案例

校外课堂进行实践,磨合,开发,调整

最后落地课堂,进行少数试点,毕竟课外课堂和课内有很大区别

 

20:59

好的师资少的根本原因是参与的人少,先降低门槛吗、,不要把STEAMSTEM、创客教育分那么清楚,学校各自展开不同方向的探索,数量级达到一定程度后,自然会有好的师资浮出来

 

20:59

很多机构的课都不怎么改,这也挺令人崩溃的

 

21:00

感觉好多学者不够落地.....看看一些我遇到过的博士生做的教案,我有时觉得挺那个啥的

 

21:00

学者的事情我就不多说,我自己也算对高校比较了解了。全靠想象

一个没有实际课堂经验的或者实际教育经验的人,大谈特谈教育到的很多很多

校外课堂会出现1资本追逐与教育本质 2能有多少stem机构能培养优秀的师资 我是很怀疑的。

 

maoba 21:01

我是做幼儿园的啊,在北京,希望有合作的落地可以执行的项目@all

 

21:01

教师是事业编,如果没有高尚师德支撑,谁也不愿做额外的工作。

那些名师的确是值得钦佩的,但是他们的家庭往往会因为教师的额外付出。家庭生活失去相当的完整性

 

21:02

老师们现在真的额外工作已经很多了,虽然是事业编,但是不可能只做教课一件事情啊

 

21:02

[捂脸][捂脸][捂脸]还是有愿意付出的教师

我们额外的事太多了

 

21:02

不改课的机构,是课足够好了吗?

 

21:03

课程框架很好,细节问题多,其实我认为需要机构和校内老师一起磨课研究课程才更好

机构对于学生的培养目标会比较泛泛,常常感觉为了进度,一课就讲一课的内容,没有灵活调整

 

21:04

如果能从政府机构在一线教师和专家学者,搭建一个中间机构出来

靠民间力量搭建的课外机构存在着很多不稳定,一个教育实践的成熟需要长久的人力物力资本

 

21:04

我们的时间被挤得太多了,最近都在和领导谈~

再不把课堂和时间还给专业教师,教师的专业成长会非常困难。

我们还要做教务,做文秘,做报道,做设备维护。

 

21:04

不过说实话,幼师一天真的挺忙的。我以前带5-6岁班,虽然下午很早放学,但课后老师备课、写儿童观察、做测评录入等等,忙到好晚。@丁元

 

21:05

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和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这个话题

我个人认为体制内教师和体制外教育创新者有个巨大的差异,体制内创新受原有课程和督导评估的限制,做教育创新缺乏支持和及时的反馈,包括精神和物质的反馈。

体制外的创新需要养活自己和社会的信任。同时体制外创新往往是单点的创新,所谓STEAM也不能满足学生学习和升学的需求。

 

21:06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老师们的职称啊,不好好教好本职课程,评不了啊

体制内-体制外的老师们,其实对相互的工作并不太了解,可能相互会觉得对方不是那么辛苦?大家真的是各有各的累,需要上好一门课程需要更多的是真心的喜欢和向往

个人认为:心态、兴趣,是老师能不能上好课程,尤其是创客这种课程的关键[呲牙]

 

21:06

所以首先要保障教师的专业成长,让后要结合自身特点与相应的资源整合。

 

21:07

现在政府强制取消一切竞赛,是盲目的一刀切,并不利于体制内外的交流。

目前看来最好的形式是体制外的创新把自己做到真正的有价值,或者单点上解决一个教育问题也是可以的。然后用这一个单点去解决体制内的问题。比如ICE,在教师成长方面做的更棒,吸引体制内教师为知识付费。

 

21:07

道路是曲折的,但光明肯定会来的,这中间需要的理解,需要包容,而这种理解和包容是很缺乏的

 

21:09

有点类似于一些教育信息化的公司做产品的过程,很多做出来的工具,到了学校里老师的反馈是 矮油这个里面有一两个功能我们用着还不错。而不是一开始就根据学校的使用情境和老师的需求定制的。

 

21:12

我们搞大空间的创客探索,最大的困境来自我们内部,很多教师不理解,觉得科技活动比重太大了,学校走偏了。

 

21:13

体制内的教师参与到课程研发当中呢?

 

21:13

我认知的情况,学校老师不是不想做,确实受制学校的各种条件,如升学压力、工作压力、学校重视程度等,机构的优势在于任何政策的动向,他都会跟上,但敢于去第一个吃螃蟹的学校,比较少,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这个课程在多长时间里能多带来多大的效果,特色对校长来说可以说是毕生的追求,现实的需要,基建可以带来视觉效果,引进特色直观或在政府考核范围的课程可以,甚至一个创客空间参观意义要大于教学意义。至少在短期内,空间只要在活动就代表他们已经可以对外宣布我很有特色了。整体说,在政策和社会组织的推动下,已经在发展了,只是有点慢,这是国情问题,任何改革之路都需要时间

 

21:13

很重要的一点原因是国内教育体制最后还是高考导向啊,所以在推STEm的时候,其实挺难的,因为它如何和体制内的standard结合起来,其实是有一个很大的缺口的

 

小鹏 21:14

高考导向

的确是制度问题

同时去追求创新的确很有挑战

 

21:14

有一些驻校开发的,但大部分是很片面的收集了老师所谓的需求之后就开始开发了,会有一些老师参与进去,但问题是老师也没有做产品的经验,有时候自己的需求也很难说清楚~~课程开发也是一样不用的人为真正用的人开发课程,然后咔咔卖给学校

 

21:15

我觉得save the children这样的机构其实就是在做这样链接的事:把一线老师、创新实践者和政策制定者联接在一起去做项目

 

21:17

或者通过沙龙聚会的形式进行深入探究一个教育问题,也能促进体制内外的联系。比如押金式共同啃读。

 

21:17

我有空再分享我项目上的一个案例如何链接一线老师、创新实践者和政策制定者联接在一起去做项目

 

21:18

其实如果有条件可以先尝试起来,而且这种尝试不能是宽泛的,而是聚焦某个具体的课程

就比如水这个主题做stem设计,只谈这个,如果是我我会

1中间机构去找水领域的化学专家,水资源专家先把相关的专业领域的科学概念和知识确定好。要不然再好的设计只是一个笑话(一线老师参加)

2,找专家学者一起来做一个课程设计(一线老师参加,但主导是校外)

3,小班化实践,然后修好调整(一线老师参加,但课外主导)

4,推广到校内

因为一线老师全程参加了全过程,虽然不具体实践,但能理解其来龙去脉很重要

 

21:20

这篇文章是介绍大学里如何支持STEM教师专业发展的,或许有借鉴意义分享给大家

 

21:21

所以呢,我是觉着,是课标的理解有可能是一个链接点。

创新教育不应该定义为主科之外的辅助教育吧

 

21:23

课标真的很重要!

而且课标其实可挖掘的挺多的

 

21:24

嗯,这个迭代过程是最理想的,前段时间做了一个电子硬件启蒙课程,刚开始做的时候觉得自己做的很有新意,但过程中接触了几次一线老师的课堂之后,自己越来越心虚。没有信心拿出去用。做的过程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在闭门造车,非常心虚很容易自我否定,如果能有老师随时参与到过程中的话,会给非常大的心理支持[捂脸]

如果做课的过程中有一个大众评审制度,老师们能随时参与进来帮助迭代就好了

 

21:25

可以以沙龙的形式讨论

 

21:25

期待专家给你做这些永远不会有,也不必要。应该是学生出意见,学生想搞明白什么问题,老师提供这些支持就够了

 

21:25

专家出意见,一线老师参与,中间有人干活,因为两头都不会有空干活的。有专家,我遇到了很多这样的老师

 

21:25

研发的课程其实边上边改最好了,往往是讲了一遍才知道怎么上怎么改更好,平时我们的课堂也是这样哈哈哈

还有就是,不同学生、不同班容量,其实上课差别还是挺不同的

 

21:26

支持边做边改

 

21:26

通过项目来连接是不错的方法哦,这个项目由谁推动呢?

 

21:26

我觉得不去实践,不去做,光讨论光讲其实很难有一个定论,一定要去尝试做

 

21:26

对我这种菜鸟来说做到一半就完全没有信心了,回头帮忙一起来做吧

 

21:27

要不一起来尝试[坏笑][坏笑][坏笑]

 

21:27

专家不必把大学的教给高中,把高中的教给初中

 

21:27

各位老师,白马湖小学可以借鉴吗

动员社会资源

 

21:28

专家是给你光,给你方向。

 

21:28

方向来自学生和生活

 

21:29

很多家长就是专家

 

21:29

我们讨论的方向可能不是一个内容,我讲一个上层设计的搭建,而不是具体一个课程的到底下面走向是什么,下个环节是什么

 

21:30

你可以设计一部分,然后我们上一部分,反馈,我们一起改,再上再改

仿佛上公开课一样,你备课的时候没有思路,会觉得会乱,反而上一个班了,发现了学生的情况,反而知道怎么备课了

对于初中生来说,课业压力大,让他们思考他们想学什么,或者是这种问题,其实还是有难度的

 

21:32

我是一名校外的课程设计师,我觉得我在给学校做课程时会遇到这两种情况

1.校内老师对创客教育或者是steam教育不是很了解,但是学校又要上,这种情况前期我们写课很好写,但是交付不好交付,在交付过程中学校老师会说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

2.学校老师对创客教育和steam教育了解,这种情况我们在前期写课时会根据老师的反馈进行调整修改,虽然前期有些麻烦,但是到真正交付的时候就很顺畅了。所以我挺同意这位老师的观点的,就是校外机构和校内老师一起对课程打磨设计[愉快][愉快]

 

21:32

小学闹闹就可以的,中学孩子压力太大了,要是我家孩子,我就希望他好好学习课内知识,考个好大学,才能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对不起,我是个狭隘的人

 

21:35

确实是,考试到好一些的学校,视野会更开阔学习环境各方面会好一些,因接触的人也不同

其实还是看校风校纪

磨课其实特别的漫长,但是效果很好,还可以有不同的创意

 

21:38

是的是的,希望校内老师多多分享一下一线的需求,大家也好共同磨合出更多的好课程

 

21:40

我的理解创新教育是一个学习体系,不是一门课,一节课,偶尔为之的创新课程,让学生尝尝鲜后,老师的自我满足感可能会比学生真正的收获要多。

做创新教育的人有的时候会比较自嗨,尤其是校外机构的人,偶尔去学校上课,孩子们很开心,表现的很好,就觉得自己拯救了一个班的祖国的花朵,但他们每天面对的是什么,真正的困难是什么,学习的压力有多大,这些都只有一线的老师才知道,这才知道对症下药。

可能的合作可能是,一线的老师知道,校外教育者手里有,才能有效合作。

 

Lily 21:41

我是一名曾经的校内老师,现在在校外。究竟怎么分别满足校内方和校外方的需求,让双方有真正的动力产生合作呢?研究课标非常赞同,但是研究完课标研发了新课程后,如果对于自己的主业没有帮助,大部分老师都不会去做。之前有看到一个团队进校园帮助老师实践一些新的理念,然后帮助老师包装,比如发表论文什么的,校外团队又把老师研发的新课程推到其他学校,这里产生了两方产生了些合作。

 

21:48

加入ICE的主要原因是娜娜老师的IP影响力。如何连接?我觉得应该多做一些线下的活动,让大家相互认识起来,成为朋友,增加熟悉度,才有可能促成更多的事。

 

21:50

从早期的科普工作者到现在的STEM教育工作者,我越来越相信教育应当是让学生更加接近社会而不是远离社会。教育应当是所有人一起参与形成的共同体而不是教育者自己的一家之言。教育应当是改变社会的一种柔软的力量。应该联合企业、高校、社区等更多的群体关注教育。因为教育决定了未来,孩子决定了未来。如果我们想让社会变得民主公平正义那么我们就要在教育当中融入民主公平正义。有很多问题现在无法改变,但是却有可能通过教育的形式在未来改变。这需要有更多的ICEers一起参与抱团取暖。

 

小涂 21:52

楼上说的不是sociocultural learning theory吗 哈哈

 

Lily 21:53

所以要不要校外教育者和一线老师一起来研读课标 这个我觉得还是可行的

不是光读,是研读完升级原来课程做一节可以实行的

 

21:58

我和这个群里的燕曾经是在国际救助儿童会工作(save the children)过,这个机构是为国际上的有需求的弱势群体儿童提供各项福利,比如教育、儿童保护、健康、营养等。我们所有的项目,是国际筹资,和中国政府合作。就我之前0-3岁的社区和农村项目,我们开发项目、落地、推广,都会包括国际TA(行业专家)、国内专家、一线教师、儿童早期发展教育工作者、家长和政策倡导者或政府领导一起来实现整个项目

 

21:58

我遇到一些课内老师,他们关心的是创新教育课程如何让课标要求的知识点更好学习

用创新类课程替代原来的科内课程

课内老师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创新课程往往不能很好的覆盖课标所有的部分

 

21:59

嗯,课标其实不错的,问题是各学科加在一起内容可真不少

 

22:03

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和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

在连接方面,

作为一名公益组织早教项目的设计者和执行者,我们的项目受益者之一是体制内一线教育者。我们之间的连接目前主要通过设计实施更具地区适宜性的教师培训、教学教学相关手册、实地督导并给予一定支持,陪伴成长。比如这几天实地走访园所,又了解到不少幼儿园处在夹缝中生存的状态。收集问题后会与地方教育部门沟通,从我们的角度去尝试改善地区学前教育生态,这其中可能就包括连接当地一线教育从业者(领导)与行业专业人士。我们也通过项目促进其他体制外教育从业者、行业专业人士与体制内教育者的连接,比如建筑设计师等等,大家共同探讨解决实际问题。我们也探索在项目中促进地区内和地区之间的体制内各类教育者的互动交流。

加入ICE也是希望借由这个平台探求连接的可能,能够聚合资源支持这批幼儿园更好地成长。

 

22:04

不能被创新课程很好覆盖的课标是否就不需要创新了呢?[奸笑]

 

22:05

创新教育应用于学科课程有两个最大的问题,一个是互动式教学面对30人以上的大班效率极低,很难开展,讨论演讲实验等形式都需要细致的说明,规则的制定,都需要占用有限的课时,基本无法和传统教学方式相比较。另外是体验式教学通常需要辅助电脑,实验器材,手工工具等材料,成本太高,不是一般学校可以应用在大班教学的。

 

22:06

我个人觉得课标当然该打破,凭什么有的知识点非得五年级学,而不能四年级学

但是学校老师被考核的依据仍然是现在的标准

创新教育课程,在做东西的时候,一个问题上开始往深了走,就从一个年级跨到高年级了,如果按传统的课标,那就现在必须得停了。但是按正常的学习模式,现在正好是往深了学的时候

 

22:06

说到分析课标,分享一下猫果这边我看到的思路:

1.一二三年级孩子的心智还比较初级,情绪多,逻辑推理很少,所以课标内容明显偏多。所以一二三年纪少教,只要孩子心智成长的好五六年级很容易学的。

2.课标,谁说要考100?猫果觉着能掌握大概就行,剩下的时间去干别的。可能掌握70%需要1小时,非要90%,可能需要8小时,那我用7小时干别的多好。且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要统一要求。

3.通过课标,反向解读孩子那个年龄阶段的成长需求。比如四年级语文课标里有有感情的朗读课文。数学出现交换律结合律。反推,孩子这时候当下情绪往稳定情感发展,逻辑思维和抽象逐渐产生。他们逐渐走出自我中心,世界里逐渐有其他人了。他们需要更本质的理解世界(所以需要定律),他们要更精确的衡量,所以需要小数。然后场景就来了,比如,体育立定跳远,他们要测量自己的成绩,要精确比较和别人的成绩,就需要小数。课程就可以这样进入了。

 

22:09

今晚的话题关键词是如何连接,而不是探讨是否需要。个人在这方面还没有太多的实践,所以三个主体在哪些方面可以对接,以何种方式对接,形成怎样的利益共同体,对于这些方面,个人没有太多的想法。现在个人最担心的是,大学内容下放到中学,中学内容下放到小学,依此来推,美其名曰促进学生成长。还有一个问题是在学习时间、空间上,从校内向校外无限拓展,加重学生的精力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

 

22:10

明确了学校老师要什么,才能谈如何对接呀

 

A22:11

锻炼课标的核心才重要,期望表现根据情况可以调整

 

22:12

《剑桥学习科学手册》(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Learning Sciences)翻到第一章,我们先来复习一下教授主义的几大特点吧:

Knowledge is a collection of facts about the world and procedures for how to solve problems. Facts are statements like “The earth is tilted on its axis by 23.45 degrees”and procedures are step-by-step instructions like how to do multidigit addition by carrying to the next column.

译: 知识是有关世界的事实(facts)以及问题解决的程序(procedures)的集合。事实是如地球的自转轴呈23.45°倾斜此类的陈述;程序是一些逐项解释的说明,如多位数加法中,如何依次进位的问题。

The goal of schooling is to get these facts and procedures into the student’s head. People are considered to be educated when they possess a large collection of these facts and procedures.

译:学校教育的目的是将这些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传授给学生。当人们拥有了大量的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时,就被认为是受到了教育。

Teachers know these facts and procedures, and their job is to transmit them to students.译:教师是大量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的持有者,他们的工作就是将这些知识传授给学生。

Simpler facts and procedures should be learned first, followed by progressively more complex facts and procedures. The definitions of“simplicity” and “complexity”and the proper sequencing of material were determined either by teachers, by textbook authors, or by asking expert adult like mathematicians,scientists, or historians - not by studying how children actually learn.

译:首先应先教授一些较为简单的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然后再教授一些较为复杂的知识。简单复杂的定义,以及学习内容的顺序,通常是根据教师、教科书作者,或者是数学家、科学家、历史学家等专家的研究决定的,并非根据学生实际上如何学习而定的。

The way to determine the success of schooling is to test students to see how many of these facts and procedures they have required.

译:检验学校教育成功与否的方法是测试学生获得了多少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

 

22:12

如果创新教育只是把知识点下移是没有意义的,不能算好的创新教育产品

 

A22:13

学校教育的目的是教授和锻炼孩子们长大后所必备的知识和技能。所以如果只为了考试而教,就本末倒置了,应该为了学习迁移而教。

 

22:14

这里出现一个大问题:我们国内的课标目前都是依据教授主义认知理论制定的 而我们现在想推广的项目制学习、创客教育和STEAM教育背后的认知理论是建构主义

 

22:16

这一点共识达不成,谈不上对接

 

小涂 22:16

但我觉得建构主义只是一种 不能单独推一种吧。

只用建构主义还是很难的 美国课堂也很难做到 只能一小部分课能真的作为建构主义

 

22:20

学前领域,体制内外的幼儿园或多或少都在用一些建构主义的思想

 

22:21

不过这就需要在学校治理层面做创新了,对于现有学校至少要到校长层面

 

22:21

@王晓墨Molly 建构主义与严格的课标是有矛盾的

 

小涂 22:21

没矛盾。建构主义是学习理论,和课标没矛盾。问题是怎么设计

 

22:21

课标除了向下看知识点,要向上看孩子成长阶段和需求,看清了直接就可以改变教学方法。

 

22:22

是的 不同主义的认知理论都是有其重要价值的 适用不同的学习场景与学习效果预期 但如果都是一刀切 要么全盘否定传统的教授主义 要么强行要求基于建构主义的创新教育按照基于教授主义制定出来的课标来教 都不靠谱

课标没问题 但每个课标教授的先后顺序还是要商榷的

 

22:22

创新教育课程,在做东西的时候,一个问题上开始往深了走,就从一个年级跨到高年级了,如果按传统的课标,那就现在必须得停了。但是按建构主义的学习模式,现在正好是往深了学的好时机

 

A22:24

这本书就紧贴ngss的三个维度

 

22:24

课标基本符合孩子的成长规律(除了1-3年级过快)

 

22:26

没有矛盾,那如何协调课程内容上越过当前年级课标问题

 

22:26

NGSS的课标设定是依据布鲁纳的螺旋式认知 跟国内大多数学科的课标设定依据是不一样的

 

22:27

要说如何连接体制内一线教育者和体制外教育创新实践者以及行业专业人士这个话题,个人觉得可以好好研究国外是怎么做的。比如参与制定NGSS(美国下一代科学标准)的组织有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工程院和医学研究所,成员来自各行各业,对科技的前沿发展以及因此对基础教育的要求会比专门的教育工作者会更深刻。通过中国和美国课标的比较阅读,字里行间可以体会到一些差距。

另外,NASA美国宇航局,还有一些医学院等,会有专门的针对基础教育的网上资源,分不同的年级,有详尽的教学辅助资料,方便老师在课堂上进行整合。

给我一个感觉,美国各个行业会为基础教育提供很多教育资源,以帮助一线教师在课堂上丰富教学内容和教学手段、方法等,却不会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

 

A22:29

我觉得课标的学生期望表现针对的是大部分学生,与少部分的能力强的学生不冲突。你可以灵活去调整。

 

22:29

这个是四年级第一学期,然后现在四年级的娃开始写情书了多好的学习场景啊

 

22:32

这就是我说的冲突的地方,一个好的活动里,可以带着四年级学生在一个知识点上很好的深入学到五年级部分,如果坚持课标发就得否定这种设计

 

A22:32

课标不只是有学生的期望表现呀

 

22:33

看了诸位大咖的发言,都很有深度。我对教育理论还不通透,只能来点浅度的。简单的说,就是校外人士在各自优势上给教学点帮助,不管是教育理论上,还是专业知识上。换句话说就是作为课堂教学的补充。一来帮一线教师更新教育理念,二来帮助学生加深理解知识。这二来是我经常干的事。一线课堂教学围绕教育大纲,我便把那些知识的来龙去脉,背后的原理等等装进我的课程里。补充而不是取代。

 

22:37

学校老师是否领情这种补充?需要再额外付出经历备课,找更多时间上这些课

即使是校外人士设计完成了,校内老师仍然需要再额外付出经历备课,找更多时间上这些课,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否还有很强的动力?动力来源于哪里呢

 

22:39

学校老师一般不乐意额外付出吧,得校外人士干

 

22:40

这就是我刚才说到有老师提出用这样的课程替换原来课程的原因呀,他们可以用新方法,解决原来的问题,只需要付出稍微多一点精力,而不是把工作量从1变成2

 

22:47

可以看看美国是怎样做的。美国的BSCS网站会提供免费的详细的教学参考资料和教学指导资料,与原有课程相整合,老师怎么教,每个环节教多长时间,布置什么作业,人家都提供好了,一线教师在备课上所花的时间就减少了。

 

22:47

做多方连接的话,我是觉着有个库,呈现多样性,大家把教学方法资源都汇总上来。

比如一年级加法,大家肯定不同的方法和思路

 

22:49

你说的替换法,三个前提。1一线老师有改变现状的意愿。2,认可你的新课程(which在他眼里可能是千穿百孔)3,习惯讲新课付出额外时间和精力(不是一点点)。我说的是补充,也就是内外合作,不需要一线教师的额外精力投入

 

22:51

我没太明白这个课是谁来上?如果是校内老师,那么他的工作就变成了原来的课程,加上新设计的课程,工作量变成了2

 

A22:53

所以校外机构才有存在的价值。

 

22:59

所以我们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

 

23:47

个人看法,如果校外老师来上课,校内老师不跟进不思考不沟通,那对学校的课程发展是没有太多用处的。[心碎]

学校有需求,能做到有反馈,只是因为没有专业老师所以请校外提供课程和授课老师,但是学校有整体规划,并能把这些课程和学校课程相结合。这样才是有益的有义的,对学校、学生、校外的发展也都有实际帮助[爱心]

 

23:47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社区里的一线教师,体制外创新实践者和专业人士分组,通过一个项目模拟合作一下,通过实践发现问题

 

23:56

项目式合作好像不错哦

 

08:25

我们和一些企业联系很多次了,特别是一些本地的,给出了很多建议和校本化的想法。最后他们方案拿出来基本上就是堆砌,感觉沟通好困难。

问题的原因:

1*现在公司太多了产品太多了,鉴别甄选就很费精力。

2*混着一些中介或中间集成商,我们的需求和沟通他们答应很好,但是往往做不到,往往到最后时限都不做太多改变,造成项目搁置,时间精力浪费。3*学校真正需要什么?作为企业有没有想过?一整就是几十万,我们也为难,公家的钱有很明确的使用制度,而且各个城市不一样。所以我们迫切需要一个共同体,将我们链接起来。

 

08:31

对企业购买服务的方式,这两年看来,效果不好

作为学校方,感觉科技企业服务水平不够,学生都管不住,教学效果差

很少有做得好的

 

08:32

如果以项目合作的方式共同研发,共同参与更好

具体的活校外干

 

08:38

管理运维,资源提供,技术保障,发展远景,很少有系统完整的。比如我们一些学校刚刚起步,要一些满足学校开展基础科创活动的材料工具。往往遇到给我们一大堆目录,要我们自己选。但是作为刚起步的时候,老师学校都比较懵,怎么选嘛。这都需要沟通和前期工作与中期跟进,最后项目才好落地。

 

A08:51

参考制定csta的背景和时间轴

 

08:54

我们用不用界定一下我们所说的链接校内和校外是个体层面的,还是机构层面的,我理解个体层面的更多是校内外老师互相学习交流,是个社区的概念。但如果是机构对学校层面,就涉及到产品设计,付费机制,售后服务等事情,和社区是完全两个概念了。

我个人觉得校外公司给学校上课是不太靠谱的,公司的科技人员没有教学经验,不懂教育原理,让他们可以控制课堂实在是不太可能。初心往往是好的,但结果可想而知。比如,校外老师通常不能说出学生的名字,也不知道刺头是哪个,需要鼓励谁,谁会耽误课堂进度。课可能上的比较热闹,但教学效率会比较低。

但如果是校外教师个体和校内老师合作效果往往好得多,可以有比较充分的交流,而且校外的老师也会对自己的教学效果负责,和公司派去的不太一样。

 

09:04

最近正在看《大教堂和集市》这本书,开源软件的圣经。课程设计一样是智力劳动产品,是不是可以用共创的方式,来协作设计、测试、迭代课程?

 

09:09

昨天看ai之类的文章,说,模块化以后ai和人才能各自发挥优势。可能对咱们这个事情也是一样的。教育需要再结构化模块化。(肯能还是要先打破高考和分数)

课堂要变成让专家随时可以进入的状态,目前探究式和项目式的课堂,专家比较容易进入。(比如目前猫果四年级主题是家族史,然后涉及到姓氏,涉及到姓氏的来源意义,涉及到汉子的演变-涉及到书法。就请了书法写得很好的两位家长进课堂了

探究式的项目式的课堂,可以更多的基于现实世界和场景,比较适合真实世界的专家入场

 

09:10

在慢学校共读《大教堂和集市》这本书,大家在比较开源软件教育设计两者的异同,其中一条就是软件可以结构化模块化,而教育设计,难以模块化

也需要和专家沟通,讲什么如何讲

 

09:15

沟通的过程,我觉着就有点模块化

 

09:18

那同样的模板,多个设计师就没法协作,同时也没有办法拿到其他地方执行。用到的在地资源太多

 

09:19

这个是,在地资源

看本来是不是就应该支持这样的灵活性。一个课直接复制这样的方式不存在了。

食材,调料,器具准备好,厨师还是要自己发挥。

厨师可能是孩子本人

只有教知识才适合一个课复制,大家应该认同,主要不是教知识。知识自学orAI帮忙就行啦。

 

10:01

一定程度上的复制,也是值得去挑战的,好的东西,如何让更多孩子和家庭受益

 

06:57

不直接接触国内学校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信息可能有点跟不上,有偏颇欢迎大家指出来哈~

我觉得校外机构和校内教育不同的,至少从性质来说,校外机构做课程的话,一方面要考虑课程的质量,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成本和可复制性。因为说到底,机构还是要养家糊口的嘛...通用的课程效果往往是有限的,所以我挺同意大家的说法,就是校内外人员合作设计课程,或是校外专业人士作为顾问,指导校内老师完成整个项目的教学。说到底,校内老师一线授课,最能看到学生的表现和反馈,但目前老师们不知道如果利用这些反馈去推进或完善或是设计更多的课程。

 

校外提供课程是个快速解决问题的办法,但要是想将STEAM教育理念在校内推广,成为像语文数学这样的科目的话,师资培养是不可缺少的[皱眉]

 

个人理解STEAM是在知识领域层面上的一个划分,更重要的是STEAM这些知识融合在一起的教学方式,项目制或是探究学习才是更核心的关键。pbl,ibl主要是学生自己为主要推动力的,而学生要能推动项目,就需要他们自己具备相应的能力才可以。

 

我最近也了解到好多学校对去美国参加STEAM夏令营特别感兴趣,尤其是编程类的。个人觉得其实这就是一个误解,编程并不是steam,顶多是要完成一个steam的大项目中,需要的一个小技能而已。但目前学校好像不太在意这些,觉得这是潮流,能快速见到成效的项目。如果学校对steam的认知是这样的,势必会影响到校外机构的课程设计,毕竟机构是商业,会根据市场需求来调整。而真正做steam教育理念的,往往见效慢,未来感也不太强,得到学校支持也有可能不那么容易。

 

08:22

评估角度不变化的话,任何新东西都会沦为应试教育的变形

参加比赛和考试可能区别也就不大

 

09:59

前两天也有老师提到校外机构开发课程时也很难,有时候并不是不愿意听取学校老师的意见,而是老师们在提供需求方面不主动有时候甚至很被动,除了意愿和动力方面的原因外,校内老师本身的师资能力可能也是重要的原因吧。有次听一位老师说我国师范培养模式是沿袭前苏联的模式,更注重教基于教学的设计,而不是基于课程的设计,也就是老师会根据做好的课程写教案,设计教学环节,但不会根据几个课标的知识点和给出的资源自己做课。所以当校内要开新课时,老师一是不觉得自己的任务,学校花了钱就应该校外机构把课开发好,另一方面由于缺少做课方面的经验和能力,特别是在STEAM课程大家都不清晰教学目标的情况下也不愿意参与到前期开发的过程中。不知道一线老师们学校里的情况是怎么样

 

另外大家是怎么看教育创新和创新教育以及目前流行的STEAM、创客教育这些概念性的词的

 

另外有几位老师提到了编程,这两天大家在讨论的时候,也很多次提创客教育、编程、STEAM教育。这大半年的观感是,好像提到教育创新,STEAMPBL、创客教育、编程、建构主义等等这几个词就是目前教育圈所有的解决方案和关注点了。我自己是从创客教育圈里出来的,出于对创客教育的信心不足才想跳出来去探究教育的核心诉求。给朋友介绍时我常说自己是从做创新教育的转去做教育创新,听起来是从做内容的跳到更高级维度了,但发现好像身边接触的还是这些东西哈哈。唯一的不同无非是看这些东西的角度从主观变成客观了,但无论如何在探究啥是创新教育这个话题上自己的很多先验和目前接触的这些热点已经先入为主了,所以现在跟娜娜老师学习的时候我经常感觉到自己学习过程像是在倒推或洗脑,像拼图一样一点一点的拼起来。精力和学业背景的原因,很少有机会从根本上思考这个问题,有时候挺像和大家讨论的,虽然不接地气,前两天有老师甚至说在学校推创新教育要降低门槛,不要分什么STEAM创客教育,只要让校长觉得有特色先把事情做了就行。但我觉得分清这个东西很重要。大家都不知道教育创新在干啥(之所以有教育创新,是否是因为目前教育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STEAM,创客教育又能在内容和形式上解决多大程度解决什么问题,听到或者自己觉得编程好STEAMPBL好就去做然后安利别人去做了,所以目前大部分做创新课程的机构老师,大家甚至还没有详细读过校内课标,有点类似于我现在学习的过程,总感觉是在拿自己先验和自己认同的东西在倒推,在套。所以感觉有时候讨论一下最原始的问题也很重要,教育创新都有哪些东西我们又做了哪些为什么呢,大家又是怎么看教育创新和创新教育的关系以及目前流行的STEAM、创客教育这些概念性的词的

 

maoba 10:30

insightful,市场上概念炒作者众

 

10:32

简单的标签,好的用处就是方便大家理解,不好的地方,就是标签化抹去了很多细节。

比如”“两个标签,就掩盖了标签之下教育的本质

现在所谓的“maker”“做中学”“PBL”,就是100年杜威的教育思想

一点都不新

 

10:33

我们自己坚持的认为对的东西又有多大程度上是真的是从自己脑子里生出来的东西,而不是其实是潜移默化被别人洗进来的东西呢。

 

10:34

每个人看到的世界, 就是你认为的那个世界

 

10:35

我觉得教育创新的驱动力有很多,有的教育者的个人偏好带来的探索,有的是新理念新思想的复制或者落地,有的更多是解决自己教学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

可能性非常多。我并不认为哪一种驱动力是绝对正确的,当教育者去做教育创新尝试的时候,有可能是多种力量的作用。

 

10:35

豪哥在教育方面的成长过程值得我学习,听说您也是技术出身,一开始转型做教育先去读了很多基础教育科学方面的书。。好多是啃得外文书。。佩服。自学和阅读能力有限也导致我现在很大程度上只能被动的接受别人加工过的信息。。。

 

10:37

因为有动力啊,在学习方法上,比较下第一个学习的20年(从幼儿园~大学),第二个20年(工作~),已经创业以来的3年。会有有意思的发现。

每个人都可以反思下这三段学习的经历,比较下。

 

10:38

嗯,我学习的动力也源于对自己前二十年学习过程的反思。所以一开始就对别人再给我什么概念让我相信很抵触哈哈

毕业之后一直在自己创业,所以工作之后的学习过程可能更类似于PBL吧,以至于退出创业周期又回到学习状态后都有点不适应。娜娜老师让我看书的时候,我总要问题为什么要看这本书看完能解决哪些问题

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学的前提下潜意识里总是很抗拒去学它

这样也不太好,娜娜老师常说我学习的功利性太强了。这算不算是我的版本的PBL的一个坏处?

 

10:40

新与旧,是在谈论外部的,如果从一个人内在的来看,也许可以看到教育的本质。

是外部的

 

10:42

从来都没有最好的教育,只有最好的教育者和学习者,这一点,在人类现有的各种文明里,都有类似的地方。科技创新,武术,书法,哲学等等,都是一样的。当前咱们在教育领域的这些讨论,很像百年之前新文化运动时期对学问的讨论,好的地方是开始兼容并包有新的知识追求,睁眼看世界了,但是坏的地方也可能就是太左了,觉得被动接受的都不好,主动学习的就很好。其实当初辜鸿铭反驳胡适的时候,也提到过这一点,胡适自己本身是旧文化练出来的学霸,学生们看不到这个前提,就误以为德先生和赛先生都是好的,旧文化都是坏的。

所以我以为,纠结其实没必要,咱们在体制外做教育创新的人,重点让学生和家长知道:我们有一百多种方法去让孩子学得好学得扎实还能创新,这一点在传统的应试教育里很难做到。

 

10:42

以了解的态度去学不就轻松很多

 

10:46

提到德先生和赛先生这个问题,前段时间听说有学校已经把思想品德课和创客教育相结合了[][][捂脸][捂脸][捂脸]。大家对教育创新要干什么能干什么可能并没不清楚,但现在一有问题和需求就往这上面去靠,好像现在做的创新教育就是教育创新的全部,而教育创新又能解决全部的问题。

 

10:52

接着说您的这个问题,我看下来有三层意思:

1.直观的看,现在教育界讨论的热词概念,彼此什么关系?

2.稍微抽象一点,教育创新是什么发展历史?哪些人做过哪些事,可以叫做创新?

3.最核心的一点,为什么要做教育创新?

这三层问题不解决清楚,我们大家都会心虚,开始自我怀疑。

 

10:57

晋和娜娜的关于学习的对话是个很有意思的讨论。杜威的教学思想是实用主义教育观。所以教育界也有质疑“PBL是否能够学到系统性的知识

 

我的观点,PBL解决的重点是学生学习的动力。在每一个学习(Project)周期看,确实知识不够系统。但学习(Project)周期是不断循环的。所以长期来看,PBL的方式,可以学到足够系统足够解决现实复杂问题的知识。

 

这和进化型组织,以及精益创业的理念是一样的。知识也是在动态变化中,所以用20年去学一个一成不变的知识体系。这本身就会有问题。

 

学习,也应该是敏捷的,用一个一个的学习循环,来进化自己的知识结构。甚至让自己成为构建知识结构的参与者。

 

世界是不断变化的,知识结构是不断变化的,学习也应该是不断变化的。

 

我理解学校/老师/家长的重要职能,就是帮助学生形成自己的学习系统,这个学习系统是敏捷和进化的。

 

11:04

pbl是解决动力 1

好奇心-》问题-〉探索-》知识来帮助探索

知识是来帮助探索从而满足好奇心的

 

11:07

"这和进化型组织,以及精益创业的理念是一样的" 同感。在自己创业的过程中由于要解决问题,所以获取的信息常常是爆炸式的,有时候常常感觉自己学到了太多消化不了的东西,先用了再说。所以创了业反而特别想回到学校里。这也是目前娜娜老师和我非常谨慎再让自己进入创业状态的原因。目前的学习状态挺奢侈的

 

11:09

找时间我们一起,把现在在用的学习系统,画出来,也许会比较有意思。

内省,所以有所发现

 

11:11

好,我现在这一年特别懒,自己的系统还在形成中,目前处于胡乱学的 婴儿型学习状态[捂脸]

 

11:12

所以要创业,也会有无尽的动力。让我哭一会[流泪]

 

11:13

所以有机会向您请教 应该会对我梳理自己的学习系统帮助挺大哈哈

 

11:15

不是学教育的,所以才敢瞎说,见笑

也就在这里瞎说一下,和学校沟通,还是要夸学校好的

 

maoba 11:25

行业外的野蛮人[微笑]

 

玉洁 15:35

我是一名体制内老师,对校外的教育机构了解不算太多,看大家的观点感觉差不多涵盖了我认知范围的所有。不过我觉的体制内有些老师对自身的评价也有点偏颇,只能代表体质内部分老师的感受。

 

我们学校跟校外机构有过一些合作,有一点经验教训,这里总结下,不知道有没有参考价值。

首先,哪些机构是在认真做教育,同时获得相称商业利益,哪些机构是把商业利息放在第一位,体制内老师们对此是很敏感的,也会影响老师们对课程的评价和接受度。

其次,想影响体制内教育,我认为最关键的除了课程质量,最重要的是影响体制内教师。

1 体制内老师可能不是非常清楚这些教育新名词,但不能低估他们的学习能力,对教育的热情和理解,以及他们对创新教育不同课程的背景知识,专业知识的理解,尤其是高学历的青年教师。我们学校在推广翻转课堂时,与北京应该是还算知名的网校合作,但是因为他们一些老师轻慢自负的态度,以及私下塞红包贿赂个别老师的行为,经常会有一些不愉快。领导可能不知道,但课程推行效果会大打折扣。

校外机构长在课程研发设计,合格的体制内教师长在在课堂管理,教学技能,研究学情上,所以大家应该是互相取长补短。

2 先培训老师(教育理念,课程设计方法,课程体验等),尽好还有相关主管领导,取得老师的价值认同,再推广课程会容易些,沟通流畅些,体制内也不会因为出现分歧而影响课程引进。

3 校外机构应把认知调整为:为体制内在当前基础上提供辅助,而不是我要来改变你们,即使最终结果是改变。

研读学校教育课标,將目标学段的知识揉进课程。与体制内老师一起研发课程,组织赛课评课。想办法使这些评奖结果对老师校内的工作有些帮助。比如,可以加分评职称。可以合作写研究论文。等等 北京的成均集团貌似就举办和承包了北京的心理健康优质课大赛。

4 提供教育资源 和 持续的服务

 

15:50

[][][] 说得很中肯。对于在学校推广课程的机构,姿态最重要。

不是说非要讨好学校,而是说如何形成一种良性积极的关系。

 

16:02

学校是一定要讨好的,每一个学校内部都不亚于一个宫斗激烈的后宫。大多数的时候搞定一个校长比课程优质要管用,也有的时候搞定一个年级组长就够了。

 

玉洁 16:19

同等重要[愉快]。不过也看学校具体情况吧。

 

16:23

讨好,搞定,这些对于学校来说都不是一种积极文化

 

A16:24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像您这样觉悟的领导很少

不同的领导用不同的方法

 

16:24

我不是什么领导

我没有否认现实是残酷的

我中立地看,维护学校的健康文化

学校文化本身就已太多不良因素了

 

16:26

举个例子,一个是实力不错的课程公司,主动找学校联系接洽,一个是上面推荐的课程公司,先不说这个推荐的怎么样。作为学校你会怎么选?

 

玉洁 16:29

实力相差不大,选上面推荐的。但是,这个实力不错的公司为什么不也去走走自上而下的路线,非要为难体制内学校,然后给体制内学校扣一个帽子呢?

体制内基层学校有基层学校的不易,真正想走进校园,建立长久良性关系,首先就要破除彼此的成见和隔膜,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有些实质没差别的方法,表述不同,出发点不同,性质就完全不同。商业机构本身的态度和方式,也会影响甚至决定学校的评价和采取的应对方法,却误以为学校本身就是这样,所有学校都是这样。[微笑]

 

16:39

对于大部分技术性团队自上而下不容易啊。有自上而下资源的团队,有的时候就不那么重视技术了。

 

玉洁 16:43

是挺无奈的。各有各的难处。

既然有体制内外这个前提,也只能知难而进了~

 

16:46

说句实在话,做教育无论墙内墙外,要想快速扩张,做业绩,必然是难的,因为教育就不是麦当劳。不要轻易走上快速扩张,攻城拔地的路子,走上了的,真没办法了,硬着头皮走吧。还有就是,教育极难做出成熟的成品教给客户用就好了,别太以为自己的产品多好多好。

 

16:48

全日制学校和一门(兴趣)课的差别是巨大的,对孩子的责任也是差别巨大的。

 

16:48

美国的技术型公司牛吧,面对体制内学校不一样怵头

技术很多时候往往不是最重要的

 

16:49

另外一个角度不是体制内外,而是全日制学校和单独课程的创新教育

 

16:51

所以我们现在的想法是前期先小规模合作,有一些事情,然后展示推广。但是很少有企业愿意花这么多时间。至少现在没遇到~

 

16:51

没错,就是没人愿意多花时间。

因为就想快速盈利,变现。

这就不怪学校为难你了

做教育都那么容易,我们不早就复兴了[呲牙]

 

16:58

另外一个角度不是体制内外,而是全日制学校和单独课程的创新教育+1

校外的创新机构只有课程设计能力,而这种能力通常是站在某一种技术层面去解决教育问题。并不能解决系统性问题,就比如课标,可能是个最标准的东西,体制内老师觉得拿来套用最方便,但对于技术类课程开发机构,课标是课内已经解决的问题,不够酷,也不够创新,或许也不能套用在自己的技术上,所以不实际。

相信群里面还有一些老师,和我一样很关心学校系统层面的创新,如何设计课时分配,如何设定符合教师能力和学生需求的课程标准,如何考核学生和老师成绩。这是两个不同的话题

 

17:24

其实说到考核评估,也就是教育的目标目的,这个有可能是双方达成共识和合作的关键点

 

18:20

我前两年不太喜欢比赛这种形式,最近感觉有些比赛做的也挺好的,学校企业学生都可以获益,不知道学校的老师是怎么看的

 

18:24

如果要落到实处课程才能办到,但是如何评价?这方面目前比较缺乏(我们很反感简单的数据指标化测评),反而比赛提供了一个成效出口。现在功利化趋势下,比赛确实有很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