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脆弱》:让不确定性成为力量之源

yodaye的头像
143
2019-7-5

 

究竟怎样才能面对不确定性的挑战呢?相信身处这个不断变化,日新月异的时代,只要你是个进取的人都会由衷地忧虑。

 

害怕无法紧跟时代,害怕被技术淘汰。令人诧异的是,这个时代所拥有的技术,以及科学和技术的进步速度都是前人无法想象的。

 

为什么技术越进步,我们越害怕了呢?为什么科学非但没有给我们想得到的确定性,却带给了我们更大的不确定性呢?

 

作为一位每天与不确定性对抗的风险控制专家,投资大师塔勒布试图告诉我们。你们的努力方向错了,按照今天的方案进行努力。越努力,不确定性越大,风险系数越大,脆弱性越大。

 

记住这个词,脆弱性。这正是这本《反脆弱》的逻辑起点,也是解决不确定性问题的钥匙。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介绍本书:

一 什么是反脆弱?

二 为什么要发明这样一个新词?

三 如何实现反脆弱?

四 反脆弱与科学矛盾吗?


 

一 反脆弱的定义

 

如果有人问你脆弱的反义词是什么?99.999%的人会回答说是坚强或者强韧。这在语法上没有任何问题,在语义上也没有。然而,强韧真的能够作为脆弱的反义词吗?这就是塔勒布所有问题的起点。

 

要回答这个问题,理所当然我们会回到脆弱性的解释之中。那么,究竟什么是脆弱性呢?这一样简单一问估计一下子很多人都会被问晕。因为它太过平凡了,平凡到我们并不会深究其义。

 

在没有技术性解释的情况下,塔勒布试图通过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语境来解释脆弱性。通常情况下,脆弱似乎被用作形容玻璃、陶瓷这类物象。这些东西其实特别坚硬,奇怪的是,这些表面上看似坚硬的事物,其实很容易破碎。当然,我能也用脆弱来解释容易被伤害的东西。

 

脆弱意味着需要被保护,需要身处于一个和平、宁静、有序和可预测的环境中。于是,聪明的塔勒布总结道,要给出脆弱性一个技术性的定义,需要把握的核心概念是波动性。

 

用一句话来说:脆弱性就是不喜欢波动性,而不喜欢波动性往往也不喜欢随机性、不确定性、混乱、错误和压力等。

 

强韧仅仅指是不容易受到波动性的侵袭,而反脆弱则要更进一步,强调在波动性中持续繁荣的能力。

 

二 棘手又重要的黑天鹅问题

 

究竟塔勒布为什么要发明这样一个新词呢?作为读者的你是否也在疑惑他究竟想解决什么问题。

 

塔勒布试图从根本上找到解决“黑天鹅”问题的方法。他认为仅仅用强韧的方式往往是无效的,必须转变思维,不破不立。

 

你或许还不太了解什么是“黑天鹅”问题。所谓“黑天鹅”问题就是指,后果严重,不可以预知的、不定期发生的大规模事件。

 

例如,福岛核电站的危机就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如果从通常的情况来考虑,日本从未发生过超过8级的地震。福岛核电站的设计能够抵御8级的强震。然而,历史总是用来被超越的,日本在那一年正好爆发了一场9级地震,这无疑是始料不及的。更为糟糕的是,这样强度的地震最终造成了大规模的核泄漏。

 

你或许会说,这仅仅是一些偶然性的事件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切莫低估了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力,它们往往具有深刻改变世界格局的能力。这些变化不是个体性的,甚至不是局部性的。例如,大萧条、金融危机、9.11甚至两次世界大战等等都可以视作是黑天鹅事件。

 

因此,由于黑天鹅事件非常棘手,又意义重大,并且尚无良方。塔勒布试图通过建立“反脆弱”这样一种潜藏在事物表象下的第三种属性,从而找到应对不确定性的真正方法。

 

那么,塔勒布的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三 重新定义风险管理

 

面对黑天鹅最常见的应对方式是风险管理。即以最安全的方式获得收益规避风险。

 

通常的做法是,定义一个平稳运行的系统。其次,试着建立常规的数学模型,在复杂而又精准的体系下预测冲击及罕见事件发生的概率。最后,在未发生风险前预防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风险的经典定义隐含着不确定性的意义。

 

显然这样的解决方案试图规避风险。从方法角度上而言,粗略来看并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所有的风险管理行为而言,首先要做的并不是规避风险,而是识别风险。

 

如果我们所面临的是黑天鹅这样的风险,它本身就出人意料,那么,就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建造一个无比复杂的模型进行预测,对所有可能性进行风险,从而识别出了所有的风险。且不论在操作层面上,这一方法能够做到,即便能够做到,你需要花费多少成本和代价呢?它的响应速度是否也能应对所有可能得事件吗?

 

另一种可能就是,我们完全不可能对这样复杂的世界进行精确预测。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响应,或者做粗线条的预测。

 

无论哪种方法都意味着,我们都无法真正根除黑天鹅带来的风险。

 

似乎看上去这个问题完全没有解,塔勒布究竟影藏了怎样的高招呢?

 

其实,塔勒布的思路很简单。他进一步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不确定性”一定是坏事吗?

 

例如,泰坦尼克号沉没看似是一个悲剧是否从长远来看对造船业是一个利好呢?再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是否世界各个国家更加愿意为珍惜和平而努力呢?

 

我们的确会遇到很多“不确定性”,只是它们并不只是黑天鹅,一些不确定性是保证我们更好生存的试炼场。帮我们能够克服生命中种种的脆弱时刻,从而不惧挑战。

 

既然不确定并非绝对有害,那么我们要克服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塔勒布会回答说,“让我们解决脆弱性问题吧!杀不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你或许会进一步问道,“亲爱的,塔勒布先生,您的方法不会是精神胜利法吧!”

 

这显然是一个好问题。换一种视角依然不能从物理层面消除不确定性。不过,这里塔勒布先生的方法并不仅仅是一种心态或者心理暗示,而是一套可以操作的实践方法。它大致可以分为以下的几个方法:

第一 花精力对抗脆弱性,而非计算风险

第二 拥抱不可以预测性,减少不必要干预

第三 找到不对称性,使用杠铃策略

第四 维护可选择性

第五 识别凹性与凸性,发现规模背后的脆弱性

第六 用否定法,防止新技术狂热

第七 伦理问题:别把转嫁风险任说成反脆弱

 

这七个方法构成了本书的七个章节。由于篇幅的限制这里不再赘述。

 

四 反脆弱与科学矛盾吗?

 

这个问题并不是书中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理所当然,塔勒布也没有对这个问题做出回应。

 

不过这确实又是一个我自身非常疑惑的问题,如果有理工科背景的读者,或许也会考虑这个问题。

 

先谈为何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吧。科学的重要性在这个时代不言而喻,科学的通常定义也是对事物的真判断。具体而言,通过加热,由于温度升高,水会从液体沸腾成为气体。我们能够通过水温超过100度,来判断是否会沸腾就是一个真判断。

 

很显然,这个过程中就暗含了预测的部分。我们通过建立逻辑体系,把现象和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发现出来,形成定理,从而建立科学。

 

这是一个经典的定义。塔勒布在书中却说,这种透过数据发现和预测的方法在面对黑天鹅时极其不靠谱,建议放弃。就好像,突然之间我们发现了原子做布朗运动,有一个非常有名望的科学家大声急呼,别测了,测不准的,你们是在浪费时间。对于神经敏感的一些青年学者,难免会紧张地问,“老师,那我们研究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啊?”

 

显然,一定有人会担心,塔勒布的观点是否意味着科学主义的终结。我想这个担心是多余的。

 

首先,塔勒布并没有批判科学主义,恰恰相反他的方法中非常充分的运用了科学的方法。例如,他的拥抱错误,自下而上,不断进化的方法正式实证研究的基本策略。通过小成本试错找到可行的实验逻辑,而不是先进行解释性的研究。除此之外,凹性分析也需要依赖于数据进行预测。

 

其次,反脆弱不是反预测,而是提醒我们哪些维度具有可预测性。塔勒布强调的非预测性其实指的是不可预测性。评估风险可能要花费巨大的成本。这个过程中的花费,早已可以实现系统的进化。不过对于哪些维度是更需要反脆弱性的,哪些维度很难实现反脆弱性,这些都是需要进行评估的。因此,需要评估的不是风险,而是从主体出发,哪些问题对你来说会造成致命打击。那么,先去强化他们,通过杠杆策略让他们在实践过程中不断锤炼,而不是在实验室中计算究竟需要把自身放置于怎样的环境才能不受损害,且利益最大化。

 

最后,不是所有事物都需要一个必然性的解释才能称之为科学。并不是所有的科学都需要提供一种必然性的判断。例如,在经济学中,我们使用大量的统计概念。海德堡测不准定理也是用概率书写的。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给出的科学解释是基于可能性的。如果你要预测风险,评估危机这或许远远不够。但是,若你是想强化自己,那么这些预测的数据已经绰绰有余。

 

总结:在智能时代避免恐慌的学习哲学

 

这是我的第一篇书评,想必不会是最后一篇。《反脆弱》一书在我最需要的时刻陪伴我,帮助我反思生活中的种种问题。我是一个科学主义者,热衷于做各种精密的预测,甚至因为预测中充满了不确定性。于是,焦虑就会产生,小到未来是否会因为技术而失业?大到未来是否会因为一些黑天鹅的政治事件爆发而失去稳定的生活?

 

这些种种问题,通过《反脆弱》一书我才似乎开始醒悟,光靠预测和准备是不行的。未来要来的终究要来,重要的不是提前准备好未来需要的物资和技术,而是补足当下我存在的问题和短板,形成能够对抗脆弱的能力,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技多不压身,无论技术怎样演进,总有些东西是不会过时的。掌握写作、思考的能力,再加上一些基础的工程学知识,我想不要把着一切视作任务,何不把这些视作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呢?

 

反脆弱性,其实就是让你拥有足够的逆商,一本提升逆商的修炼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