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Play and social interaction in middle childhood 看小学阶段的游戏

本文总结自Dr. Doris Bergen的论文Play and social interaction in middle childhood. Phi Delta Kappan, 90(6), 426-430.

 

*Middle childhood: 通常指代6-12岁的儿童。本文中出现的游戏在Dr.Bergen的原文中均为play,而不是game。 但是因为在80年代引进维果斯基的时候,国内普遍将play译为“游戏”,因此在本文中也作”游戏“。

 

6-12岁儿童游戏的定义

King (1992)曾提到无论在任何年龄下,儿童的游戏必须是有儿童的自愿以及儿童本人主导的。比如,同样的活动,如果是儿童自己选择的结果,他们会认为是游戏;然而若是有成年人为他们选择,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任务。 

 

现代化的儿童游戏

近年来,这个年龄段儿童参加的游戏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技术增强的游戏变多了。同时,儿童的活动空间却变小了。从以前的社区到现在的自己家里院子里,儿童实际参加Active play的时间却变少了。

 

科技化

近年来,虚拟现实技术现在提供了三维互动游戏,如儿童可以用过任天堂的Wii来运动。这些互动游戏可能非常吸引人。对于6-12岁的儿童来说,主要是男孩,他们放弃了那些可以让他们锻炼社交技能以及协商能力的其他活动。此外,他们在iPod上听音乐,播放虚拟乐器,制作虚拟乐器,寻找与他们互动的朋友。可是这种游戏材料和经历也拉大了不同经济条件家庭儿童在游戏体验和经历上的差距。

性别角色也受到技术的影响。虚拟现实的电脑游戏,例如美泰的芭比女孩,加强了人们对女孩的刻板印象。与此同时,男孩却对虚拟动作游戏格外感兴趣。

 

儿童活动的空间

近年来,家长越来越不愿意他们的孩子在离自己社区较远的范围玩,这可能是由媒体频繁报道的潜在危险造成的(Louv 2008)。父母,可能会认为城市环境太危险了,而郊区的父母可能会认为房子间的距离太远,儿童走到朋友家或聚集在附近户外区域并不安全。

 

自由选择游戏的时间

教育者经常企图通过减少课间活动时间或者完全省略课间休息时间以及体育活动时间,来达到提高儿童学术表现的目的。通常老师们会认为课间活动的时间是“浪费”时间,并且学生有可能在这个时间内有类似校园霸凌等不可接受的行为 尽管研究表明如果自由活动时间被减少的话,学生完成同样学校的任务/作业的时间可能会更长,并且注意力会不集中(Opie &Opie 1976),有些成年人没有意识到其实游戏是一种学习的支持手段。因此,游戏时间有家庭和学校环境中都减少了。

 

成年人能够在儿童游戏中提供的辅助

游戏在6-12岁儿童的社会化,认知以及肢体发展上有重要的作用,成年人在儿童游戏中也许会成为这些活动的辅助者。下面就是一些成年人能够为儿童游戏提供辅助的方面。

 

提供游戏资源

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 如果成年人能为儿童提供空间以及游戏材料, 儿童完全能够很好的适应这些材料以及以创造性的方式来使用它们。

 

与儿童进行互动

当成年人在游戏中为儿童提供 “真正的选择”,孩子们可以建立他们所需要的信任,并且更好的谈判,逐渐练习人际交往能力。在这个过程中,成年人应该欣赏过程和努力而不判断结果。

 

评估游戏的完成度

教育工作者经常发现大多数孩子都遵从他们关于游戏活动的建议,但可能在游戏中有一个或两个似乎没有参加的人,正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观察其他儿童的行动以及游戏的规则。对于教师来说,需要欣赏儿童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体验以及表象化游戏活动。此外,教师的评估还应包括观察儿童的游戏能力,特别是与其相关的发展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想法。

 

支持性别平等

儿童对自己的期望和对性别平等的理解是会被他们在游戏中得到的许可所影响的。例如,传统上男孩子在3D 构造相关的活动中占主导地位,而女生现在也开始参加一些乐高机器人的活动。同时,老师应该提供没有性别暗示的材料以及设备给学生(Goldstein,1994年)。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鼓励所有孩子对自己有更大的期望。

 

原文:

Bergen, D., & Fromberg, D. P. (2009). Play and social interaction in middle childhood. Phi Delta Kappan, 90(6), 426-430.

Dr. Doris Bergen, Miami University 教育心理学专业荣誉教授。

 

P.S.

虽然我之前对于做翻译这件事儿的看法是专业学者很不“值得”花科研时间做翻译,因为毕竟都有原创的自尊心吧。但是也发现国内外教育理论还是有一些信息不对称。正好做文献阅读的时候看到了这篇比较通俗的文章,所以大概的翻译总结了一下。还是希望大家去看一下原文。

关于儿童游戏,Dr. Doris Bergen还有一些别的著作。

 

相关阅读推荐:

Bergen, D. (2013). Does pretend play matter? Searching for evidence: Comment on Lillard et al.(2013).

Bergen, D. (2009). Play as the Learning Medium for Future Scientists, Mathematicians, and Engineers. American Journal of play, 1(4), 413-428.

 

再次致敬我的硕士答辩委员Dr. Doris Bergen.

 

评论

UP主能否添加英文原文的下载链接呀?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