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喜欢的班级模样

我们喜欢的班级模样

 

成都市实验小学  代解语  丁琬芹

 

大家好,我叫代解语,我叫丁琬芹。我们都来自成都市实验小学五年级四班。今天我俩相互壮胆,说说“我们喜欢的班级模样”。

这是最近我俩正在忙的iSTART儿童艺术展小小策展人项目,由我喜欢的A4美术馆发起。今年的主题是“再见学校,你好学校”。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面,我们和其他小小策展人一起做了不少真实的调查,了解了同学们喜欢的学校或班级的模样。

这张照片是我们熟悉的教室。如果我当校长,我是肯定不会设计这样的教室的。密集、拥挤,感觉被圈养在里面;排排坐太规矩,不自由;讲台在前,座位在后,自然地分开了老师和我们之间的距离;而且这里每天会生产许多不需要实践的知识和必须要动手实践的作业……

看看我做的问卷调查,同学们喜欢的班级是这样的:

我希望班级像个游乐场,里面有各种各样好玩的工作坊,我们通过玩耍游戏来学习。你总见过“抓娃娃机”吧?如果老师用爪子抓到学生,学生就来回答问题。

我希望班级教室的样子可以更疯狂一点,比如建在树林里,墙是透明的,天气好顶部就可以打开,闻得见青草香。不一定非要有桌子椅子,每天规规矩矩地坐着,我们需要和伙伴讨论的时间。

我喜欢的班级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书,挂着很多很多的画,藏着不少的标本,想想看,一个集图书馆、美术馆、博物馆为一体的教室,是不是每天都逛不够。

还有的同学说,我希望班级教室能够科技感一点,人工智能都住进我家很久了,为啥教室还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有点像很久没上班的妈妈,快与社会脱轨了。

这一条是很多同学的想法:我喜欢的班级是没有作业的,或者很少的作业。班级里开设了很多我喜欢的课程,比如美食课、设计服装的课程、野外挖宝藏的课、夜宿课、宇宙课、自救课、可以穿越的文学课……还有,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语数外这些知识不能包裹在这些我们想要学习的课程里面呢?如果我可以管理班级,我首先要换掉的就是班级课表。

我想当班主任,因为可以管理班级。但是我不想管普通的事儿,这些事儿让学生自己去管就好了。我主要管理奇怪的事儿,越奇怪越好。我可不怕麻烦……这些关于班级的想法都挺天马行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看着这些色彩绚丽的调查问卷,你就知道每次我们幻想可以改变班级的时候,都有多开心。这也是我俩参加今年iSTART儿童艺术展的原因,至少可以用艺术的形式呈现我们理想中的班级模样。

那天项目组讨论的时候,我的小伙伴跟我说:“改变一个东西挺难的。因为往往小孩希望改变,却没有勇气和权力;大人能够改变,却没有兴趣和时间。”

这大概就是教室从工业革命开始,几百年都长这样的原因吧。根据牛顿力学的原理分析,一种状态存在的时间越长,想要改变它,需要与之相反的力就越大。今天在这里,我俩有机会把伙伴们对班级的幻想,说给在场的班主任老师们听,特别开心。说不定,真的会出现一个有兴趣改变的大人,有一个小改变就从今天开始萌芽了。

我俩都来自成都市实验小学五年级四班,它有一个名字叫做“奔跑的蜗牛”。这个名字是我们班主任小白老师在班级建立的时候取的,她希望这个教室的大人愿意慢下脚步,牵着小蜗牛散步,经历这个叫做“童年”的时光。我们学校还有小种子班、星星班、吾爱班,很多班级都有自己的名字。小白老师说:“给班级取名字,就像爸爸妈妈给我们取名字一样。在一个新班级组建的时候,每一位老师就把最深的期待和祝福写在了班级的名字里。”老师们的班级有名字吗?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呢?

小白老师还常常提醒我们:“有时候,路走着走着就把最初的期待弄丢了。所以,我们得相互提醒,不急不急,慢悠悠地每天享受成长的风景。” 我喜欢我们的蜗牛班,不是因为它有多漂亮,多科技,而是因为这个地方第一次让我相信,我们可以改变并且创造更喜欢的班级的模样。相信,就是很有魔法的东西,它会让很多事情变得不那么难。

我8岁那一年,去郊区的麓客岛玩。这个岛上,有一间看得见大树的玻璃教室。走出教室门,就是可以随地打滚的草坪。当时,我就做了一个白日梦:要是我们班搬到这里就好了。我把我的白日梦告诉了我的班主任,万万没有想到,半年之后,这间漂亮的玻璃教室真的变成了我们蜗牛班的教室。

那天上午,我们全班同学是乘船去上学的。

我们在小岛上见到了学校里熟悉的老师,还有不认识的老师。

科学老师带着我们写自然笔记,实地研究小岛上鸟儿的栖息地问题。

音乐老师带着我们在大自然里唱歌,我们收集自然的声音,写了人生第一首歌。晚上,我们还围着篝火弹琴唱歌。

语文老师带着我们在晨雾里、大树下写诗读诗,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诗原来这么美。

小岛上的水生态研究人员,带我们观察水生植物,小岛上的建筑师告诉我们如何向自然学习。

美术老师KK原来是大地艺术的爱好者,他带着我们把大地当作画布,利用岛上的资源做鸟窝,用大地艺术告诉大家这里是一块需要人们去保护的鸟儿栖息地……

我们在小岛学校里呆了三天。

离开的那天晚上,我们用几千只蜡烛做成了年轮蛋糕。这也是一件大地艺术作品。大树每长一岁,就增加一圈年轮。我每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的心里也会增加一圈年轮。

从那一次的疯狂开始,我们相信在班级里,总有人愿意听我们说话,总有人愿意珍惜我们天马行空的想法,总有人愿意去尝试改变一点点班级的模样。

也是从那一次疯狂之后,蜗牛班开始走进许多有意思的大人,他们不是课表上的老师,却成为了我们的老师。我们的课表发生了变化,一节一节我们喜欢的课正在替代着原有的课程,密课程、吹牛课、读城记、匠人课、节气课……每一门课程的开设,都在解救着原本被困住的同学。在调查问卷里,有同学提到的“换课表”的疯狂想法,我们班做到了。

班级打开之后,它的模样就一直在变化。

给大家看看现在我们班级教室的照片。这是学习区,虽然还是老样子,但是我们常常会变一变座位的摆放。

这是植物区,我们把废旧的楼梯改造成了花架,做了种植箱,终于种起了花花草草。女同学拉了一根麻绳,还晒起了干花。做贺卡再也不愁不美了。

这是阅读区,有懒人沙发,还做了舒服的飘窗哦,这个垫子是我测量后在淘宝上定做的。这里原来是垃圾角,现在已经成为每个课间同学们最喜欢发呆的地方。

这是生活区,每周五,我们会动手烤蛋糕烤饼干,庆祝周末的来临。我们学会了用烤箱、打蛋器,学会了烘焙甜点,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们现在绝对不是巨婴了,是小小生活家。

这是分享区,我最喜欢坐在这个吧台上,和朋友们一起讨论事情。这是教室里的“一睹展”,一堵墙的展览,每月展出一个同学的作品,这个月正在展示夏艺馨的第一本原创绘本《倒影的世界》,特别有哲理的一个故事。

这是老师的讲台,老师一边蹬自行车一边讲课,小白老师终于不用担心长胖了。我们还挂上了窗帘,午休就有了黑黑的观影时光……这些家里闲置的物品,搬家到教室之后,就有了繁忙的功效。我觉得我的教室比我的家更舒服。我一直幻想教室像查理的巧克力工厂,这个梦想也实现了。

我们的教室变成现在的样子,跟我很有关系。去年9月,我们升到5年级了,就搬到了顶楼的这间教室。这是我们在小学阶段的最后一间教室,它会陪我们到毕业。我是蜗牛班的班长,我就特别想做一件事,改造教室。

于是,我在班里发起了“教室改造家”项目。没有想到,这个项目一发起,就召了9个项目成员,8个女生,1个男生,我们凭着一腔热血开干了。

改造教室怎么做?我们10个人一头雾水,就利用“读城记”课程时间,去拜访了专业的设计公司,知道了设计要从了解用户需求开始。用户痛点特别重要。

那段时间,每个课间,我们都在找班里不同的人聊天,去听每一个人对教室的想法。

班主任小白老师对改造教室提出了3点要求:“1、环保过关;2、放学后施工;3、全班同意;什么叫“全班同意”?就是说,班级是每一个人的,改造方案得让全班50个人都认可签字,才能动工。”你猜发生了什么?

不是什么好事,肯定是吵架呀。每个人都想法都不一样,想开辟一个足球场的,想挂吊床的,想养猫养狗的。要么我说服你,要么你说服我。我们整整吵了2个星期,改了无数遍方案,终于拿到了沉甸甸的全班同意书。可以开工啦!

整整6个月的时间,每一个空闲的时光,我们都在画设计图、刷墙、做家具,还有永远收拾不完的建渣。“教室改造家”项目组从10个人,到最后的50个人。

全班同学一起把80年代的教室改造成了现在的模样。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我们很牛!

我们爱惜教室里的每一个物件,你看就连垃圾桶也是超级可爱的。这些小物件上写着我们很多人的名字,它们就像我的同学一样。而且,我知道,这间教室还会一直在变化,直到我们毕业的那一天。

这就是我的班级,我喜欢它。这样的班级给了我们大大的安全感,我们在这里真实、平等、自由地成长,我找到了童年时期的好朋友。我觉得我们班更像一个项目组,学生和老师愿意一起努力,就会出现良性循环。我想,人只有在互相学习时,才能生成意想不到的好。

我在蜗牛班最好的朋友灿哥,他在我心中是个哲学家。我俩在聊到班级的变革时,他说会很难,而且蹦出了一句让我深思的话:理想主义者常常没有能力,有能力的人通常很邪恶。但我相信,一定会有有能力的善良的理想主义者出现,就像我们遇见的老师和同学一样。


还有一年,我就从这个班级毕业了,我挺期待,未来一年,在这个班级还会发生什么。就是这些小小的小小的相信,小小的小小的努力,带来了班级的改变。谢谢每一位愿意为我们而改变的小小的老师。最后,我想对当了20年小学班主任、5年蜗牛班家长的我妈说:“老妈,去年我看你带一年级,我发现你终于开始变得疯狂有趣了。继续加油哦!

 

评论